首页 > 新闻速递

悲哉,上将军

字荩忱,著名抗日将领,民族英雄。民国陆军中将加上将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同盟国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将领。

那是几年前的事,为了写赵登禹将军,在采访29军老兵的时候,有个老兵说:“张自忠是汉奸,后来变成了烈士。”说毕,摇摇头。

我当时大吃一惊。将军殉国多年,而汉奸一说还在某些人心里发酵,不由使我心颤。

张自忠是1936年6月任天津市长的。当时日本人为了控制29军军长兼北平市市长宋哲元,1937年3月底日本华北驻军司令官田代以天皇生日为由,邀请宋哲元组团访日,费用由日本人支付。宋哲元不愿意去,他说:“我作为一把手要是去的话,日军就会谈修铁路,要长芦盐场、煤矿什么的,就是掠夺华北资源。”宋哲元就派张自忠作为自己的代表到了日本。

在日本期间,日方曾提出“中日联合经营华北铁路,联合开采矿山”的要求,要求张自忠在《中日经济提携条约》上签字张自忠断然拒绝,并决定提前回国。七七事变后,随着佟麟阁、赵登禹殉国,宋哲元7月28日决定率29军撤退到保定,并决定留下张自忠与日本人周旋,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北平绥靖公署主任、北平市长都由张自忠代理。

当晚9时,宋哲元、秦德纯等人出北平西直门,转赴保定。临别时,张自忠对秦德纯说:“你同宋先生成了民族英雄,我怕成了汉奸了。”语言沉重,但沉重自由一种担当,一份责任,将军这种“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气概,是我想起了李陵的那句话:子归受荣,我留受辱。

为了免于生灵涂炭,这种委屈是那样的悲凉锥心。

尽管张自忠将军曾指出自己留在日据的北平不是要当汉奸,而是“希望能够打开一个局面,维持一个较长的时间,而使国家有更充实的准备”,并表示为此不计毁誉,但是“汉奸”帽子和四处涌万博体育比赛-最好的真人娱乐城,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合法牌照,最佳信誉,万博体育比赛官网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来的鄙夷唾弃,令他压抑怆怀。

对于这段历史,张自忠将军的老上级冯玉祥在《痛悼张自忠将军》文中予以澄清,冯说:“在北平苦撑之际,有人以为他真要浑水摸鱼。当时我就说,他从小和我共事,我知道他嫉恶如仇,绝不会投降敌人,后来果不出我所料。”

爱情的情怀非只一种,张自忠选择了荆棘。他的行为,已经完全是别样层次上对民族一种苦爱,是一种含泪的凄凉壮烈的美。

在西北军里,张自忠向以带兵严格、部下勇敢善战而著称,西北军力流行的顺口溜:“石友三的鞭子,韩复渠的绳,梁冠英的扁担赛如龙,张自忠扒皮真无情!”

张自忠在北平市长任上只短短8天,就宣布辞去一切职务。两天后,他化妆离开北平南下,舆论界对他的攻击指责还是有增无减。就在这时,南京国民政府下达命令,以张自忠“放弃责任,迭失守地”,将其撤职查办。

张自忠失望了。

当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张自忠却被赋闲,他形单影孤地困处南京,整天无事可做,度日如年。我们不难设想,张自忠将军后来一死报国,以示清白的决心,怕也是萌生于这极端苦闷的时候。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七日,张自忠回到河南道口李源屯五十九军军部。与大家寒暄见面后,张自忠只硬硬撩下一句话:“今天回来,就是去死的,好狗不死家门,看大家如何死法。”部下听到此言,都眼里噙满了泪水。

魁梧的骑着高头大马的张自忠将军,在卫队的簇拥下,来到军前。

张自忠将军双脚站立在马镫上,右手按住佩剑,他用山东方言吼道:“弟兄们,就是这两个无耻的东西,昨天市镇宿营时,拿了人家小老板的伞,不仅不给钱还动手打了人,我们的弟兄还没有上前线打鬼子,现在我却要先杀了他们,这都怨我,怨我没有教好他们。”将军把手一挥,声音有些哽咽。

五花大绑的两个兵士被带到了野地里,接着是两声清脆的枪声低低地划过天空,如夜枭的低鸣——

也是在处决那两个兵士的夜里,还发生了一起强奸民女万博体育比赛-最好的真人娱乐城,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合法牌照,最佳信誉,万博体育比赛官网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的恶劣的事情,最后查出竟是敢死队长孙二勇所为。五十九军上下谁不知道,孙二勇是张将军手下能征善战的功臣,从喜峰口到卢沟桥,每役必与。但将军冷冷地吐出几个字“依法从事”。枪又响了一声,还是如夜枭的低鸣,部队又继续前进了。

三天后,部队到达临沂,阻击日军坂垣师团,大胜,这是抗日以来正面战场取得的第一次真正的胜利。

一个月后,张将军率部驻扎休整。传令兵脸色苍白地进来报告,结结巴巴地说:“军长,他……孙队长回来了。”

原来那天行刑的士兵,敬慕孙二勇是条汉子,手有些发抖,结果子弹没打中要害,孙二勇也是命大,被好心的百姓救回了家,休养了几日就恢复元气了。

张自忠将军忽地从地图前站起,接连下了三道命令:“换衣服;备酒菜;关起来等候处置。”

第二天,副官再去见张自忠,指挥部里仍是烟雾缭绕,看来将军又是一夜未眠,满脸憔悴地坐在军帐里,身前落满了烟蒂,桌子是堆了一堆的纸片,副官用眼睛瞅了瞅,蓦然发现每张纸片上都写了一个大大的“杀”字样。

军法处长再次来到孙二勇面前,宣布张自忠手令。孙二勇似乎早知有此一天,面不改色,听完命令,标准地敬礼。将军来了,酒菜也只是几只烧鸡和红烧的肘子下水之类,这在战争期间,已是丰盛之至了,几位师长低头陪酒。席间无话,师长们轮流给孙二勇劝酒。突然,孙二勇把上衣扒去,从腰盘到肋骨,从前胸到后背,满身的伤疤,如铜钱如石子如树瘤,或凹或凸,也如起伏不平的山川河流,师长们有的不忍心,扭了头去。

张自忠将军一愣,随即指着身边的一位师长说:“你把衣服脱了。”师长规规矩矩地就脱了,也是一身的伤痕;军长又指着另一位师长,说:“你的衣服也脱了。”师长脱了,也是一样的凹凸不平伤痕累累,后面的军人在将军的逼视下,也齐刷刷跟着脱掉上衣,就像是一次展览,一次检阅,每一处伤疤就是战争奏响的馈赠与荣耀。

最后,张自忠将军猛地也撕去了自己的上衣,胸口一处致命的碗口大的伤疤,红红的如眼球在震撼着人心。大家都低下了头,孙二勇也把头埋了万博体育比赛-最好的真人娱乐城,提供PT老虎机游戏下载,合法牌照,最佳信誉,万博体育比赛官网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下去,目光有点游移躲闪,然后就咚地跪在地上:“我对不起将军!”

张将军把孙二勇缓缓扶起,头扭在一边:“你放心走吧,弟兄们会替你多杀几个鬼子的。”

卧龙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