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速递

命断紫砂

 在湘江河外滩发现一具死尸,报案者是晨练的一位老头。刘队火速赶往外滩,发现滩上站满了人。人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疏开人群,刘队走到死者旁边。死者面朝地上趴着,有一只脚还在水里,一身西装,脚上只剩下一双赭色的棉袜,两只手爪血肉模糊看不出形状。

  刘队派人保护好现场,并对报案的老头进行了详问,他说,早上他从家里跑步到这里,就发现了这具尸体,随即报了案。法医做了一番现场取证后,建议把尸体运回局里,再作进一步的检查。

  死者是谁呢?刘队派人四处打听附近有没有失踪的人,并迅速把死者现场照的相片,张贴在大街小巷,等候有人来认尸。

  法医检查的结果出来了,死者死亡时间大概在10个小时以前,死前喝过些酒,而且酒里含有大量安眠药。死者的双手齐手腕下被硫酸腐蚀,初步可以断定死者一定系他杀,奇怪的是凶手杀死人后,为什么还要用硫酸腐蚀死者的双手呢?

  要想找到突破口,首先就得查清死者是谁。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来报案,他看了张贴的死者相片,觉得死者像是他们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为了确定结果,刘队让他认尸,他详细观察了一会儿说:“不错,他是我们医院的马医生,怪不得今天早上不见他来上班。”

  这个线索十分重要,刘队迅速向这人了解了一下马医生的情况:马医生今年49岁,本市人,一直未婚,而且是孤儿,住在富源街21号,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刘队和另一个警员火速赶往他家中。门紧锁着,刘队砸开门,是套一居一室,客厅摆设简单整洁,就一套皮沙发,一台21寸长虹彩色电视。地板上有几行脚印,有几个脚印绝对不是马医生的,因为那是一双高跟鞋留下的脚印。几行脚印从客厅一直延伸到卧室,卧室的床上有些凌乱,像才起床后没有收拾的样子,这与外面客厅的整洁有些不协调。

  刘队和大家仔细取证,把每一点都查得万分仔细,唯恐漏过一个蛛丝马迹。从家里出来后,刘队直奔医院。在医院了解到马医生这个人平时为人和善,工作也认真,只是大家都觉得奇怪,为什么他一直未婚?在谈起他以前有没有过女朋友时,同事们都说没有。只有一个老点的医生回忆说,二十多年前他们这里有个女医生叫焦小雨,曾经和马医生好过一段,听说要结婚了时却又吹了。再后来焦医生也离开了他们医院,说去什么地方做生意了,再也没看他们来往过,其余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回到局里刘队对侦查的结果经过综合"万博体育手机版是一家国际化的真人在线娱乐平台,万博体育手机版下载 对于喜欢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万博体育手机官方下载客户端平台保证等级评定的结果是最大程度上的公正和公平,万博体育手机版官网拥有成熟的生产体系、领先的施工技术、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 "分析,在马医生家客厅发现了女人的脚印,卧室里也有,从而断定马医生在死前和一个女人待过,而且在凌乱的床上留下的痕迹可以断定两人在床上睡过。从指纹上看是两个人留下的,一个是应该是马医生的,一个是那名女子的。

  找到那个女人案子就能破了。可是到哪里找那个女人呢?

  周围邻居也说从来没有看到过马医生带女人回家。怎么会没有一点线索呢?案子陷入了死结,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刘队还是没有找到突破口。

  

  一波又起

  

  这段时间太忙好久没有去女友家了,下了班刘队径直驱车来到女友家,家里就女友甄小仪在家,她的妈妈吴梅花肯定又去约会他的画家去了。刘队笑着对小仪说:“你们母女俩同时走桃花运真是双喜临门啊!”小仪白了刘队一眼,刘队知道她很讨厌她妈妈和那位画家来往,那位画家七十多岁了,和小仪的妈妈一点都不般配,小仪的妈妈45岁的年龄,风韵犹存。她的丈夫在小仪三岁的时候因车祸去世了,早些年都未想过改嫁,现在为什么要想改嫁呢?况且对象又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真是难以理解。

  晚上九点钟,小仪的妈妈才回来,刘队恭敬地叫了一声吴母好。她眼光在刘队身上凝视了一会说:“好,好,坐啊!”刘队给她倒了杯水,她客气地接过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哦!前段时间听说在湘江河外滩发现一具男尸,案子侦破了吗?”刘队摇摇头说:“这个案子真奇怪,死者无亲无戚,死后找不到任何侦破线索。”刘队说完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吴母以长辈的语气对刘队说:“别气馁,好好努力!”刘队郑重地点点头。

  时间又过去了一月,还是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可是就在这一波未平之时,又接到一宗盗窃案,窃者偷盗的是市里著名画家周可的家。事情又十分凑巧,这周可先生正是和吴母热恋中的著名画家。

  刘队赶到周可先生家里,只见周可先生一脸的肃然坐在客厅,见刘队来了也不说话,他的儿子说:“今天早上起来父亲突然说他心"万博体育手机版是一家国际化的真人在线娱乐平台,万博体育手机版下载 对于喜欢玩**游戏玩家应该都不陌生,万博体育手机官方下载客户端平台保证等级评定的结果是最大程度上的公正和公平,万博体育手机版官网拥有成熟的生产体系、领先的施工技术、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 "爱的宝贝——紫砂壶,不见了,而且昨天自己都还在使用。”说起这紫砂壶可是周先生的心肝宝贝,壶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手,此壶据说是明代的,不知经历过了多少文雅之士才流传到周先生的手里。周先生可能是失壶后心情沉重,始终没有说一句话。他儿子说从昨天到今天从来没有什么闲杂人员来过,壶是怎样丢的他们也不知道。

  刘队们在周先生的书房和卧室认真检查了一遍,地板早上被拖过看不出有什么痕迹,只是在书架和周先生卧室的床边发现有很多明显的指纹,这是盗贼留下的指纹吗?刘队很疑惑这名盗贼怎么这么不小心留下指纹?这是不应该的,只要戴上手套就解决了,这名盗贼一定很愚蠢。从整个盗窃现场来看,盗贼绝对不是一个陌生者,因为晚上周先生家的门是锁好的,没有被撬过的痕迹,而且盗贼进入屋子没有乱翻,证明他很熟悉自己要盗的物件在什么地方,而且他也只是冲着紫砂壶来的,因为书房里挂着很多名画,他一幅也未取。

  现场只留下了指纹这一丁点线索,刘队打算从指纹来判断盗贼的特征,再进一步侦破案件。

  

  两个相同的指纹

  在指纹鉴定室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刘队疑惑地走进屋里,问里面的工作人员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面面相觑,工作员小李指着电脑中的两个指纹放大图像让刘队看,刘队认真地看着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呀。这时小李很认真地对刘队说:“他在做指纹鉴定时,由于前段时间在马医生家采到的指纹还存在电脑中,今天刘队把从周先生家采的指纹标本扫描进电脑时,电脑屏幕弹出一个对话框,提示扫描进去的指纹与存在电脑中的指纹重复。”

卧龙亭